本站最新网址www.sao767.xyz

死神使者的世界

刚出门,就见鬼,牛大力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一只半血肉半骷髅的怪物朝着牛大力扑过来,在危机时刻,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少女冲过来,为牛大力挡下致命的一击
  “这不就是死神里面的剧情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牛大力有点意外,但并没有太过惊讶,穿越什么的,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黑衣少女受了重伤,虽然暂时将这只怪物击退,但却已经无力再战。“你愿意成为死神么?只有掌握死神之力才能对付虚这种怪物。”露琪亚对牛大力说。
  牛大力怎么可能拒绝,不就是被斩魄刀捅一下么,能获得超能力谁不愿意。
  谁想到,牛大力刚刚同意,露琪亚就搂住了牛大力的脖子,深深地吻了上来。丁香小舌主动地深入牛大力的嘴里贪婪地方吮吸着。
  牛大力马上就起了反应,硬邦邦的家伙顶在露琪亚的小腹上,隔着衣服传递着无边热量。
  露琪亚伸出小手探入牛大力的裤子里,一把捉住了那雄壮之物,动情地说:“好厉害,差点都抓不住。”
  “获得死神的力量还要这样?”牛大力疑惑地问,这可跟原著不同。
  “当然了,灵力是交换,就要用这种方式。别浪费时间了,快要了我吧。”露琪亚再次吻上来,双手开始解开身上的黑色死霸装。
  牛大力也不客气,双手摸上露琪亚白皙光滑的身躯,虽然这女孩显得有点瘦弱,但皮肤超好,真的像是丝绸一般。
  右手覆盖在她盈盈一握的鸽乳上,轻轻揉了揉那翘挺小巧的粉红色乳头,露琪亚就发出了一声呻吟,让牛大力骨头都酥了。
  另一只手探入露琪亚的大腿之间,只有一片光滑湿润,没想到这小女孩竟然是个白虎,真是令人惊喜。
  牛大力此时也已经涨得受不了,将露琪亚剥了一个精光,将她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双手托住了她弹性十足的屁股,慢慢地调整着姿势。
  那火热的龙根沾了露琪亚的淫液,在穴口处研磨着,一点一点地开辟着这少女的娇嫩之穴。
  “快放进去吧,别折磨我了。”露琪亚舔着牛大力的耳垂说。
  “你好骚啊,平时没少跟别人做吧?”牛大力问道。
  结果肩膀就被露琪亚咬了一口,只听她说:“我也是第一次啊,要不是为了救你,我怎么会跟你做这种事……啊啊,进去了,插进来了!”
  牛大力用行动打断了露琪亚的话,抓住了她的小屁屁,用力一压。那层轻薄的阻碍在牛大力的龙根冲击之下直接撕裂,疼痛不到半秒就被饱满的充实感所替代,露琪亚就忍不住发出了一阵浪叫。
  “好大,好舒服。”
  牛大力只觉得龙根进入到一个紧致柔软的所在,每一寸的嫩肉似乎都在挤压包裹他的龙根,这感觉舒爽至极。
  露琪亚双腿紧紧夹住牛大力的腰,主动扭动腰部,开始缓缓地抽插起来。但这种动作幅度太少,根本满足不了露琪亚的欲望,只听这黑发少女恳求说:“求你快动一下吧,不然灵力无法交流的,请你用力地插我啊。”
  这时候还有什么好说的,牛大力就这样以站立的姿势,抱着露琪亚的小屁屁开始抽插。
  水花四溅,露琪亚的淫液不断滴落,弄湿了一大片地面,嘴里再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只是吐着舌头发出一声声浪叫。
  没过多久,牛大力只觉得龙根之处传来阵阵挤压之力,露琪亚也像是浑身痉挛一样发抖。
  牛大力明白,这是她高潮到了,登时也不再忍耐,将浓稠的白汁灌注到露琪亚的体内。
  此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露琪亚身上传递到牛大力体内。牛大力原本穿着休闲服,这时候却变成了黑色的死霸装,腰间也多了一把长刀。
  牛大力保持着与露琪亚结合的姿势,问道:“这就完成了吗?要不要再来第二轮?”
  露琪亚还处于高潮的余韵之中,眼睛都有点反白,看来是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了。
  就在牛大力想再来一发的时候,却发现刚才受伤逃跑的那只虚再次出现,想要攻击两人。
  牛大力并未放下露琪亚,只是用左手抽出了长刀,轻轻一挥。
  “修正之刃!抹除!”
  强大的灵力涌出,这只来势汹汹的虚就像是被橡皮檫擦掉似的消失不见了。
  这就是牛大力的斩魄刀力量,呼唤斩魄刀的名字,就能够获得修改整个世界的力量,比蓝染的镜花水月更厉害。
  镜花水月只是进行精神上的催眠,修正之刃是直接修改现实。
  解决了这只虚,牛大力抱着虚弱无力的露琪亚回到家里。因为灵力的消耗,露琪亚如今浑身无力,就像是被剥干净的小白羊一样,连身上的死霸装都无法维持了。
  牛大力用修正之刃帮她治好了被虚攻击时所受的伤,露琪亚这才悠悠转醒过来。
  “你还好么?身上的伤已经没大碍了吧?”牛大力躺在露琪亚的身边问道。当然了,他现在也是没穿衣服的,两人就在床上赤裸相拥着。
  “好多了,如果你的手指能从我的小穴抽出来的话,那就更好了。”露琪亚白了牛大力一眼说。牛大力笑了笑,将中指从湿滑温暖的阴道里抽出,放到了露琪亚的嘴边。露琪亚红着脸,将这跟沾满了淫液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吸起来。
  牛大力享受着指尖传来的滑腻感觉,对露琪亚说:“刚才太匆忙了,灵力还没交换好呢,我们再来一次吧。”
  露琪亚感觉到一根火热的粗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的大腿根,登时就身心酥软。刚才她就是被这跟东西贯穿了身体,从少女变成了真正的女人。
  可是,面对牛大力的蠢蠢欲动,露琪亚只能求饶恕说:“不行了,我现在太虚弱,灵力严重不足。”
  “那我要怎么帮你补充灵力?”牛大力问道。
  “除非是你先射出来,但你太厉害了,一放进去我就要泄出来了,那灵力消耗就更大。”露琪亚嗔怪地说。
  “哈哈,这个简单。”
  牛大力从床上爬起,跨坐在露琪亚的面前,那龙根压在了她的脸上,长度都快比露琪亚的小脸还长。
  “来,宝贝儿,我帮你补魔。”
  牛大力将龙根缓缓地插入到露琪亚的樱桃小嘴里,只进入一半就让露琪亚嘴边鼓了起来。
  露琪亚一开始有点抗拒,动作非常生涩。但抽插了几下,露琪亚就非常配合地吮吸起来。
  小舌头无师自通地舔弄着龙根的顶部,双手也抓住了外面的部分上下套弄着。就这样伺候了牛大力好一会儿,一股浓稠的白汁射入到露琪亚的嘴里。
  “宝贝,先别吞,给我看看。”牛大力对露琪亚说。露琪亚很听话地张开了嘴巴,露出了慢嘴的白浊,舌头还在搅动着,似乎是努力地品尝着味道。
  牛大力拿起了手机将露琪亚的媚态拍了下来,还录下了她吞咽白汁的动作,这才心满意足地搂住了这个可爱的小美人。
  吞了牛大力的精华,露琪亚总算是恢复了一部分灵力,但她也没有凝聚出死霸装,依旧与牛大力赤裸相对,任凭他把玩舔吸自己胸前的柔软。
  露琪亚摸着牛大力的脑袋,对他说:“没想到我会将灵力传给你,这可是违反静灵庭规定的,要是被其他死神知道,我们就完了。”
  牛大力却安慰说:“不用怕,我有办法。”
  修正之刃·修改世界!
  庞大的灵力涌出,牛大力身上穿上了死霸装,同时肩膀上多了一个写着数字三的臂章,这是死神队伍里面第四番队三席的标志。从现在开始,牛大力就是正式的死神了,没人会发现任何问题。
  “你的斩魄刀,好厉害!”露琪亚惊讶地说。“呵呵,还有更厉害的,你要不要见识下?”牛大力说着,将露琪亚一掀,让她趴在了床上。
  光洁如玉的后背,纤细的腰部,还有那曲线诱人的翘臀,让牛大力忍不住就压了上去。
  这个姿势,让露琪亚有种被彻底征服的感觉,不管是理智还是感情,都在牛大力的一次次盖压下粉碎了。
  不一会儿之后,露琪亚吐着舌头翻起了白眼,刚刚补魔的灵力,这会儿又全丢了。
  可是,这种浑身瘫软的感觉,真的好舒服。
  牛大力跟露琪亚躲在家里补了几天的魔,除了菊花之外,几乎全身上下都被牛大力的白汁灌满了。
  露琪亚也是用尽了浑身解数,这才将失去的灵力重新补充回来。
  既然牛大力正式成为了死神,也要跟着露琪亚回到瀞灵廷里面述职。
  破开两界通道对牛大力来说很轻松,修正之刃几乎是无敌的,只要灵力足够,牛大力可以做到万事如意。
  与露琪亚暂时分开,牛大力来到了第四番队的驻地。第四番队是医疗番队,队长卯之花烈是一位看起来恬静温柔的少妇,但实际上她还是单身。
  作为队长,卯之花烈的灵力比露琪亚强出一万倍不止,比牛大力也要强大得多,所以牛大力需要快速获得灵力,这位卯之花烈队长就不可错过。
  走进驻地之中,正好就看到卯之花烈队长迎面走来。
  “大力,你回来了?任务完成得怎样?”卯之花烈问道。牛大力之前修改世界的时候就顺便设定自己是去执行任务,现在正好对上。
  “队长,任务顺利完成了,只不过我有特殊的发现,需要向你汇报。”牛大力说。
  卯之花烈队长一听,便对牛大力说:“你来我办公室。”
  牛大力跟在卯之花烈的身后,看着她那丰硕的臀部左右扭动,真是恨不得马上就抓在手里揉弄一番。
  但牛大力的灵力不足,想要将卯之花烈直接修改成自己的肉便器还做不到,只能循序渐进地攻陷这个美少妇。
  趁着走路的机会,牛大力动用了修正之刃,对世界进行了少部分修改。
  来到了卯之花烈的办公室前,推门进去,里面竟然是一个打着粉红色灯光的情趣房间。
  但卯之花烈却没有丝毫意外,进门就脱掉了自己的队长服外套,露出里面的黑色死霸装。本来宽松的死霸装却被卯之花烈的一对巨乳挤得紧绷起来,尤其是当卯之花烈斜躺在心形大床上时,更是尤为突出。
  修改1:卯之花烈队长的办公室变成情趣房间,卯之花烈在这里心情会无比放松。
  “说吧,你得到了什么消息?”卯之花烈问道。
  “我在现实世界与露琪亚相遇,当时她受到了虚的袭击,所以我不得不将灵力传给她,现在十分虚弱。”牛大力说。
  “竟然有这种事,看来最近虚圈并不平静啊,既然这样让我帮你补充一下灵力吧。”卯之花烈说。
  修正2:作为队长,要照顾虚弱的队员,帮他补充灵力。
  “那就谢谢队长了。”牛大力说。
  卯之花烈自然不会现在脱了衣服就爬上来,她伸出手按在牛大力的肩膀上,将灵力源源不断地灌注到牛大力的体内。
  这样做虽然效率差点,浪费大点,但作为队长,卯之花烈消耗得起。只是卯之花烈没想到她传给牛大力的灵力被他全部灌注到修正之刃里面,让斩魄刀的威力暴增十倍。
  再次修正世界:牛大力的灵力消耗严重,需要用更好的方式来传递灵力,队长为队员治疗,不需要在意其他道德伦理问题,医生是不会拒绝病人的。
  修正完毕,卯之花烈突然收回了手掌。
  牛大力连忙问道:“队长,治疗还没结束吧,我的灵力还没恢复。”
  “放心,我会治好你的,只不过要换一更有效率的办法,你躺到床上去吧。”卯之花烈说。
  牛大力欲擒故纵地试探说:“床上?会不会不太合适。”
  “没关系,你现在是我的病人,而我是医生。”卯之花烈说。
  牛大力不再推辞,连忙躺在那张心形大床中央。然后,他就看到卯之花烈站在他面前,将身上的死霸装脱了下来。
  这是多么美丽的一具酮体,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那对柔软的巨乳似乎没有多少下垂的感觉,两道嫣红的蓓蕾点缀在上面。
  与巨乳相比,腰身显得很细,偏偏到了臀部的时候曲线便夸张得令人血脉血脉贡张。
  小穴上的阴毛显然是经过精心的修剪,看起来可爱又迷人,依稀能够见到肉缝里面令人心动的红色。
  这是一个绝对的尤物,是上天对男人的恩赐。紧接着浑身赤裸的卯之花烈用双手抚上了自己的巨乳,用力地揉捏着,摩擦着,直到白皙的肌肤开始泛出瑰丽的粉红。
  “嗯哦哦……”卯之花烈这位艳丽少妇发出了动情的呻吟,右手也从胸部转移到了小穴上轻轻地揉搓着。
  原本禁闭的肉缝随着手指的进出一开一合,晶莹的淫液开始流淌出来。“大力,舔我的小穴,我的爱液可以更好地进行补魔。”卯之花烈一边吩咐,,一边跨坐在牛大力的脸上。
  牛大力当然不会客气,连忙抱住了卯之花烈丰腴的下半身,嘴唇已经覆盖到卯之花烈爱液泛滥的小穴上。
  没有腥臭,只有淡淡的甜香,像是茉莉花蜜一般令人迷醉。
  “啊啊啊,舌头伸进阴道里面了,大力你真的好会舔啊,我好舒服,再用力一点……嗯啊啊……对了,揉捏我的阴核吧,我好喜欢,再用力一点,用牙齿咬也可以哦……”
  卯之花烈动情地扭动着腰肢,像是要用自己的淫水帮牛大力洗脸一样。牛大力只觉得巨大的灵力从卯之花烈的小穴里面涌出,进入到自己体内。
  是时候彻底征服这个绝世尤物了,修正之刃,始解!
  常识修正:牛大力是卯之花烈最喜爱的队员,就像是弟弟一样,姐姐要全身心地宠爱他,满足他的一切愿望。
  身体修正:与牛大力有肌肤之亲时,身体会敏感十倍提升,只要看到牛大力就会动情,小穴与牛大力的龙根无比配合,任何一次抽插的刺激都令人不可自拔。
  性格修正:卯之花烈是个温柔的姐姐,除了无比爱恋牛大力之外,还希望牛大力可以对自己粗暴一些,渴望成为牛大力的奴隶,被他鞭挞蹂躏,被他当成母狗一样对待就会无比兴奋。
  终于存够了始解的灵力,将卯之花烈的身心都变成自己的奴隶了。
  修改完毕,卯之花烈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情感,整个人压在牛大力的身上,亲吻着他的嘴唇问道:“大力弟弟,姐姐好喜欢你,你想要什么姐姐都给你,让我好好疼爱你好吗?”
  牛大力看着不断在身上扭动着丰满身躯的卯之花烈,也忍不住伸出手,狠狠地抓在她的豪乳上。
  这力量大得让卯之花烈皱起了眉头,但牛大力却感觉到她的大腿突然夹紧,喷出了大片的湿润。
  “卯之花烈队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在勾引我这个队员啊!你还有廉耻吗,你这个淫娃荡妇!”
  牛大力辱骂着,同时用力地在卯之花烈的丰臀上拍了一下。通红的掌印出现在她弧度惊人的屁股上,那弹滑的触感令牛大力忍不住用力地揉弄起来。
  遭到这样的对待,卯之花烈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眼睛水汪汪的,像是要媚出水来,用恭顺的语气说:“大力弟弟,我就是淫荡,我就是勾引你,谁叫我那么爱你呢,我恨不得你将我当成母狗来对待。尽管在我身上发泄吧,不管是皮鞭也好,蜡烛也好,只要你愿意将肉棒插入我母狗的骚穴里面就就好。”
  说着,卯之花烈摇了摇屁股,一阵臀浪翻滚,就像是摇动不存在的尾巴似的。
  “很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不会跟你客气。你这只淫荡的母狗,先用你的巨乳给我爽一下。”牛大力命令说。
  “遵命,主人。我会用胸部给你最温柔的享受。”卯之花烈慢慢爬了下去,用嘴巴解开了牛大力的裤腰带,咬下了裤子。
  早已坚硬如铁的龙根跳出来,甩在了卯之花烈的脸上。但卯之花烈不仅没有不满,反而如获珍宝地含在嘴里用力地吞吐起来。
  用口水润滑了片刻,她就用一对巨乳夹住了牛大力的龙根,开始套弄起来。牛大力的龙根在乳沟之中进出,每次挺进都要挤开那丰满的乳房,摩擦着两点蓓蕾,然后插入卯之花烈的小嘴之中。
  终点的位置有柔软的嘴唇和灵巧的舌头等着,迫不及待地给牛大力带来最舒爽的吮吸。
  就这样一下一下地摩擦着,牛大力很快就感觉到射精的感觉,丰满的少妇果然要比露琪亚那种少女要厉害得多。
  “骚母狗,我快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淫穴里面。”牛大力命令说。
  “谢谢主人的赏赐。”
  卯之花烈连忙爬起来,用自己已经湿漉漉的小穴对准了龙根,然后缓缓地坐了下去。
  “啊啊啊!插进来了,主人的肉棒,好舒服,直接顶到最里面了,我要不行了!”
  卯之花烈一边浪叫,一边用力地上下扭动腰部,不仅如此,她还记得像小狗那样双手举起,吐出舌头不断呼气,就像是真的母狗一样。
  卯之花烈的小穴无比紧致,跟露琪亚相比要更加舒服,每一个软肉皱着似乎都是为牛大力的龙根而生,这种契合的感觉让抽插的快感提高了好几倍。
  没能坚持多久,牛大力的白汁就喷薄而出,一滴不剩地注入到卯之花烈的自宫里面。而卯之花烈也全身发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高潮:“被主人内射,骚母狗去了,主人的肉棒真是太棒,要干死我这只母狗了。啊啊,好舒服,骚母狗最爱主人的肉棒了。”牛大力在第四番队过了几天快活日子,卯之花这只母狗恨不得每时每刻都与牛大力插在一起。
  在番队日常开会的时候,卯之花甚至使用鬼道制造出一个幻影。别的队员在汇报工作的时候,卯之花就爬到桌子底下,给牛大力舔龙根,手口并用,自然也少不得那一对巨乳,等最后一刻就将肥美的屁股转过来,然后用小穴或者菊穴吞噬牛大力的白汁精华。
  卯之花这一点倒是比露琪亚要更放得开。
  到了晚上,牛大力直接睡在卯之花的家里,牵着狗链子让她在大厅绕上几圈,而且不能让插在菊穴的狗尾巴肛塞和小穴里的跳蛋掉出来,否则就要被狠狠抽上一顿。
  只是用皮鞭抽打的时候,卯之花竟然被抽得上瘾,不停央求牛大力往她的乳头和小穴上抽,越痛苦越是兴奋,高潮的时候甚至直接晕过去。
  牛大力气得将她吊了起来,用蜡烛塞满了她身上每一个穴,又给卯之花的乳头和阴蒂都穿上小环。
  穿刺的剧痛让她醒过来,接着就被牛大力一直操到天亮,直到她泄得灵力耗尽才放过她。
  牛大力从卯之花身上得到了庞大的灵力,修正之刃的力量自然也是大增。
  终于,让他解封了一个更强的能力,穿梭平行世界。
  迫不及待地想尝试一下,牛大力就撕裂了虚空,然后他就发现自己来到了fate的世界,正在被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拿着长枪的男人追杀。
  “所以,每次都是主角待遇对吧。”牛大力感慨一句,然后抽出斩魄刀,一刀劈在刺来的长枪上。
  修正之刃直接将对方的枪尖切断,这可是能够修改世界的刀,没什么是斩不断的。
  这位强大的从者爱尔兰之子,没想过牛大力连自己的宝具都能斩断,马上就明白了自己不是对手,迅速地后跳几次,消失在夜色之中。
  牛大力也不去追,他没怎么学过死神的招式,实在是追不上。虽然可以用修正之刃干掉对方,但暂时没有这个必要。
  现在重要的是召唤从者,既然牛大力变成了位面主角,当然要参加圣杯战争。
  牛大力身处的地方正好就是召唤阵中央,按照原剧情的话,只要滴点血就能将saber阿尔托莉雅召唤出来。
  牛大力划开手指,滴在魔法阵上,果然出现了大片光辉,很快就出现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
  只是令牛大力意外的是,召唤出来的并不是那位亚瑟王阿尔托莉雅,竟然是一个手执黑龙战旗的巨乳少女。
  “黑贞德?”牛大力有点意外,怎么会出现这种错误?“你就是我的主人吗?这次圣杯战争,你在一边等着就行了,我会将其他对手全部干掉。你最好别想用令咒控制我,不然我连你也干掉!”黑贞德一脸傲娇地说。
  这个银发黑衣的巨乳少女是个黑化的英雄,性格可以说是非常残忍好杀的。不过对牛大力来说无所谓了,颜值就是正义。
  面对黑贞德的威胁,牛大力毫不犹豫地回应:“令咒:你不能违抗我的任何命令,现在给我跪下!”
  强大的束缚力出现,让黑贞德整个人跪在地上。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么强的魔力!”黑贞德震惊地说。
  牛大力懒得解释,继续命令说:“给我口交,你这个小荡妇。”
  “你说什么?我杀了你……不,身体不受控制……不要……”黑贞德一边大喊大叫,双手却已经将牛大力的裤头解开,将那巨大的龙根掏了出来。
  “不,我不要,你这个变态,人渣,我杀了你,一定会……呜呜……”
  嘴上说着不要,但当那龙根出现在面前,贞德就将这巨大的东西含到嘴里,并且快速地吞吐起来。
  贞德的口交技术非常生涩,只会用力地吮吸,也不懂得用舌头来舔。但她十分的卖力,没有丝毫敷衍的表现牛大力也不客气,按住贞德的脑袋就开始深喉,那巨大的龙根插到了她的喉咙里面,让贞德感觉一阵窒息,口水与眼泪都流了出来。
  还好从者不是人类,承受能力极强,牛大力完全不用顾忌,尽情地在贞德的嘴里抽插起来,直到她眼睛都已经反白了才将白浊的精华射出,灌了她满满一嘴。
  “咳咳咳!”
  贞德感觉自己快被插得失去意识,那白色的精液从嘴巴和鼻孔里面喷出,让她不断地咳嗽。
  愤怒,屈辱与绝望,这些情绪让贞德要发疯,她挣扎着爬起来,要跟牛大力拼命,然而牛大力马上又命令说:“坐下,张开你的双腿。”
  贞德的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地在牛大力面前摆出一个M字脚的羞耻姿势,脸上还惨留着深喉之后的痕迹,显得分为妖艳。
  “我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贞德咆哮着说,眼睛瞳孔都已经缩成针尖大小,显然已经愤怒到极点。
  “呵呵,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贞德,我会帮你发现你的荡妇本性,你慢慢享受吧。”
  “人渣,是你强迫我的,那不是我的本性。”
  牛大力也不反驳,抽出修正之刃,在贞德的小穴附近划了几刀,将她的裙甲变成了开裆裤,露出了里面光洁无毛的粉红色小穴。
  不仅仅里面的颜色漂亮,就连阴唇的部分都是粉红的,显得无比娇嫩。
  “来吧,给我看看你的本性。自慰吧,直到高潮失禁才能停下来。”牛大力吩咐说。
  “不,不要,我不会做这种事情啊!”贞德疯狂地叫着,右手却已经抚上了自己的小穴,开始戳弄起来。
  这动作,却是比刚才口交要熟练多了。随着手指在小穴上快速,一时揉捏那充血凸起的阴核,一时插入小穴之中,湿漉漉的液体涂满了贞德的小穴,反射着清冷的月光。
  “啊啊啊!不要啊,我不要在这人渣面前高潮,杀了我,你杀了我吧!不行了,好舒服,要去了啊,求你了,放过我吧,贞德要坏掉了,求你放过我!”
  一波波快感从小穴传递上来,贞德用尽自己的意志抵抗,但却越来越无力,她知道自己快要忍不住高潮了,甚至还会直接失禁尿出来。
  一旦在牛大力面前高潮失禁的话,贞德感觉自己会彻底崩溃。牛大力看着贞德从大声咒骂到苦苦哀求,感觉也调教得差不多了,不好一下子将她玩坏。
  “好了,停下来吧。”牛大力说。
  但似乎已经晚了,贞德的双手往后一撑,腰跨拱起,一股股晶莹的液体从里面喷出。
  贞德保持着拱桥的姿势,潮喷了足足十秒,这才浑身乏力地瘫软在地上。她的眼睛已经完全失去了焦距,嘴角淌着口水,舌头也吐了出来,一副被玩坏的模样。
  “啧,也太脆弱了吧。”牛大力取出修正之刃,斩向贞德。
  刀锋落下,她的眼睛重新回复了清明,但很快又露出悲伤绝望的表情。
  “怎么会这样?我竟然会做出这种事,竟然在一个人渣变天面前高潮失禁了,不要,我不要……”贞德抱着头 ,喃喃自语地说。
  “我早就说了,这是你的本性,看你刚才的动作,自慰不是很熟练么?现在我是你的主人,你在我面前高潮又怎么了。我跟你说,不仅仅是高潮,我还要干你的菊花呢!”牛大力说。
  “不,不要啊,求求你不要,我可以再用嘴帮你,不能干我的屁屁啊!”贞德哭喊着,身体却已经不由自主地转过去,对着牛大力翘起了屁股。
  不仅如此,为了方便牛大力干她的菊花,她还用力点掰开自己的臀瓣,将娇嫩的菊花展现在牛大力的面前。
  “这才乖嘛。”牛大力一巴掌拍在贞德的屁股上,拍出一阵阵臀肉波浪,然后就将龙根抵在菊穴上面,用力地插了进去。
  “啊啊啊啊!好痛!要撕开了啊!不要插了,求求你快拔出来啊!”贞德流着泪求饶说。
  “呵呵,你自己的腰不是在扭吗?你的小淫穴还在滴水,身体果然很诚实嘛。”牛大力开始用力地抽插起来。从者不会排泄,所以菊花里面十分干净,没有任何污秽。牛大力只觉得龙根被非常有弹性的嫩肉包裹,摩擦起来比插小穴都舒服。
  贞德一开始只觉得撕裂般的剧痛,但从者的身体恢复能力极强,适应了抽插之后便觉得一阵阵快感传来,刚刚潮喷完的身体又一次兴奋得发抖。
  明明是在被讨厌的人奸淫着,但身体却在主动地迎合对方,这种感觉无法自欺欺人 。
  “难道我真的是一个荡妇吗?我真的喜欢自慰和插菊花?明明是好恶心的事情,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啊啊,受不了,又要高潮了。”
  贞德只觉得小穴一阵痉挛,再次喷出了大片的淫水。这一次她没有失去理智,但屈辱感却更加明显。
  心里无比复杂地挣扎着,菊穴突然一热,又一股浓稠的精液射入到她的体内,像是要将她烫伤一样。
  身体已经被玷污了,她已经回不了头了。还剩最后一个穴,应该也会被主人侵犯然后射进去吧。
  被射了嘴巴和菊穴之后,黑贞德再也没有反抗的意思,浑身无力地趴在地上,任凭小穴和菊花暴露在牛大力的面前。
  她连遮挡的动作都没有,任由那些倒灌的精液从菊花流出来,流到小穴外面。
  牛大力感觉火候差不多了,却没有继续往贞德的小穴也射上一发,而是通过令咒给她注入了大量魔力。
  黑贞德身上的小损伤迅速修复,就连破损的裤子都重新修补好。但下身那一片狼藉,很快又弄湿了一大片,令贞德感到非常不舒服。
  虽然恢复了力气,但这一次贞德没有再喊着杀死牛大力,只是沉默地站在一边,用异常复杂的眼神看着这个人渣。
  牛大力朝贞德伸出手,这巨乳小姑娘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脑袋。原以为自己又要继续受折磨,没想到牛大力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说:“现在乖乖的多好,要不是一开始你这么无礼,我也不会这么粗暴对你。放心吧,你的小穴先留着,等你心甘情愿的时候我再插进去。”
  贞德只想哭,这难道真要怪自己?什么叫做小穴先留着,都已经被玩弄成这样了,插不插穴有什么不同?
  让自己心甘情愿被插穴?你做梦吧!
  正这么想着,贞德便感觉到胸部被一只大手用力揉捏起来。贞德泪眼汪汪地看着牛大力,仿佛在问:“你刚才说要等我心甘情愿的呢?”
  牛大力看懂了她的眼神,笑着解释说:“我说插小穴要你心甘情愿,胸部可不算。话说,你这胸部手感真不错啊,又坚挺又柔软,有e罩杯吧?”
  牛大力一边说,一边揉捏着贞德的乳头,让她浑身发软。
  混蛋,人渣,禽兽!贞德心里拼命地骂着,但身体却无力地倒入他的怀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