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ao767.xyz

邻家小骚妇

「滋~ 滋…
  卷裹一双白丝的女人小脚,夹动着我的肉棒上下殷切的搓弄。卧室里,响荡着那有些淫菲的交融声音。
  从马眼里流出来的一些液体随着龟头的摩擦徐徐响荡,穿着一身情趣内衣的老婆,就用着我专门为她买来的白丝袜,用小脚对我的卵蛋还有肉棒持续的进攻着。
  刚刚晨勃起来小弟弟享受着这样温柔的侍奉,妻子的白丝足交是如此的温顺,只是她的足交方式依旧还保持着笨拙的碾搓,实在让我有一些兴趣缺缺,一直被这双小脚搓了半个小时,却还是没有想射出来的欲望。
  「老公…我快不行了,脚酸死了,你最近怎么这么厉害啊…」对面的妻子脸上透露着一抹情色的红润,眼睛望着我那根怒龙一般的肉棒,神情中,更似在渴望着更让她欢喜的我有些勉强的笑道:「还不是你的丝袜美脚搓得太舒服了,弄得我的二弟都想继续享受会儿呢。」
  妻子白了我一眼,却因为我这句甜话,暂时的收回了那嗔怨。
  我则是有一些的无奈。和妻子结婚七年了,在大学里我们就是男女朋友,一共算下来,真的已经是十年的模范夫妻,在事业上我节节攀升,越来越成功,而在家庭上,她也因为我的努力和优秀…是如此的乖巧而尽职尽责。
  可正因为十年了,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我现在比以前只有更加的优秀,褪去了稚嫩,从一无所有摇身一变成为人生赢家,我现在走出去,有大把大把摇着雪白屁股穿着性感丝袜的小妞围着我转,而妻子…她在床上却还是如此的保守,就算她依旧保持着美丽,可这种花瓶式没有半点激情的生活,还是让我感觉异常的难受。
  每当面对那些新奇的玩法时,她都表示对这些东西没什么性趣,就连给我足交,都是出于对我的爱而在勉强自己。
  正因为深爱着她,十年来我都没有出轨过,而为了提升夫妻间的情趣,我每天都会央求她和我换着花样做爱。
  从最开始的接吻和正常做爱,到后面开发她的后庭,然后是一系列的性爱工具,再到后面的sm,对她这具怜爱了近十年的身体鞭挞,骑跨,灌肠…但这些另类的性趣,都无法让她产生太大的兴趣,反而对我满腹怨言。无奈的,我只好想到了足交。
  让她试着用各种颜色的情趣丝袜,对我的肉棒进行搓弄,但这种蹩脚的足交对我来说,果然还是有些索然,而她也不是特别喜欢…
  隔着丝袜,我都能感受到她的脚踝摩擦到我卵蛋时而带来强烈痛楚,在有些保守的她面前,连足交对我们两个来说都似乎成了一种痛苦…
  「脚麻死了…你也不心疼我。」又坚持搓了一会后,妻子终于受不了,停下来用手揉着她的脚心,眼神似嗔怨一样看着我,嘟着小嘴道:「就知道喜欢一双臭脚,我人都在这里了,就不知道换一种方式吗。」
  我明白妻子的意思,她是想要让我正常的和她做一次爱,只是想到又是一成不变的那枯燥场景——她跪在床上任我插进去干完收工,连姿势都不会换,心里就下意识有些怯,讪笑了一声,刚好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门铃叮铃声。
  听到这个声音,我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忙起身披上睡衣道:「应该是快递来了,我去把它拿进来。」
  无视于妻子撅着小嘴白了我一眼的小动作,我穿着拖鞋走出卧室一路过去打开门,签收了送过来的快递后,刚欲关门时,和我对家的那道房门,却蓦然的被打开,随即从里面伸出一只卷裹着肉色丝袜纤柔的玉腿。
  啪。
  那只鞋跟尖细却很是漂亮的黑色高跟鞋踏在地上,房间里面的人也随之走了出来。
  那紧致黑裙的性感翘臀微微的在我面前翘起,这尤物一般的女人弯腰勾了勾她卷裹在高跟鞋里的丝袜小脚,整理好以后,这才直起身子,看向了我。
  「呦~ 林大哥~ 你这么早就醒了啊~ 」
  勾人红唇旋即勾勒出了一抹甜笑,这个穿着性感职业装的女人只消冲我投过来一个眼神,我竟然感觉心都加快跳动了!
  她的眼睛真的像是能挤出水来一样,那丹凤美眸加上一个浅浅的酒窝,看起来是如此的勾魂。
  这个女人叫做姚敏琦,是最近刚刚搬过来的,她似乎离过婚,也没见有什么男人进出她家里,只是这个小妖精般的漂亮女人总是穿的特别性感,平常也喜欢穿各种颜色的丝袜,那紧致黑裙简直就像为她的翘臀量身定做,专门用来撩男人的性欲一样!
  「我就接个快递,这不还穿着睡衣呢吗。」我笑得有一些的牵强,却是将心里面的那火热强行收敛了一些,不然这副干柴一样的身体,恐怕再点一点就要着了。
  「又来骗我了~ 你要是在睡觉,那我怎么闻到你下体传来一股精子味儿~ 」姚敏琦的红唇上勾勒起一抹妖媚的弧度,似笑非笑朝我走过来,竟然还弯下腰在我胯下的部位上深嗅了一下,随即嗤笑道:「还挺新鲜的~ 没想到你们大早上都这么活力四射,嫂子还真是幸福呢~ 」
  她在我面前一弯下腰,那洁白衬衫下的玲珑腰肢就更是凸显了出来,她的腰真的似蛇一样纤软无骨,那紧致黑裙勾勒出翘臀的曲线,这般玲珑火辣的身材,顿时就让我口干舌燥,那睡衣内的小弟弟迅速膨胀,狰狞得甚至有些难受!
  听到她这么直白的话,我更是老脸一红,可毕竟也有一些阅历了,当然不会像年轻时候那样手足无措,反而向她问道:「精子味儿你都能闻得出来?」
  「不是闻出来的,难道还能是尝出来的啊~ 」
  姚敏琦那双水灵灵的美眸向上白了我一眼,那薄唇微泯,眼角含嗔的勾魂模样,更加让我心都快跳到嗓子眼来了,关键我们还离得这么近,只要我一挺身,我感觉我发硬的下体都能顶在她小嘴里一样!
  她似乎是因为什么事,柳眉上微皱了皱,随即抬起一条玉腿,将小脚下穿着的高跟鞋脱下来,拢了拢湿润泛着汗液的丝袜美足。
  本来就若隐若现的肉色丝袜上,沾染着蒙蒙的足汗液,在脚汗的浸湿下,那只修美柔嫩的小脚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诱人!每根脚趾微微蜷着,圆润而饱满!
  这个小妖精!
  我压抑着心里的欲火,口腔干涩,向她笑着道:「你丝袜上这是昨晚洗了没干吗?怎么刚起床就这么湿。」
  「人家哪有那么清闲~ 像林大哥和嫂子一样这会儿了还能如胶似漆一阵。我早就起床了,这是刚刚去跑步,闷出来的脚汗啦~ 」姚敏琦小嘴轻嗔,她的这幽怨的眼神,和我老婆那种样子的可完全没有可比性,这般娇柔修美的女人在我面前做出这种表情,真的是一种享受,却也是一种煎熬。
  「你穿着高跟鞋去的?」我有些疑惑问道。
  「当然不是~ 是穿着运动鞋,现在还在鞋架上摆着呢。」她忽然笑了一下,走到自己家里,用玉指勾住那双白色运动鞋的鞋跟,然后又来到我面前将鞋口抬起来,几乎就贴在我下巴处,眨了眨眼道:「你要是不信,就闻闻鞋子里的味道。刚闷出来的~ 可臭了哦~ 」
  我心里砰砰的跳着,即便不低下头,也能够闻到从鞋口里飘散出来的这浓浓的足汗味儿。
  这白色的运动鞋,从鞋面到鞋底,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干净,料想姚敏琦每天都会刷得干干净净,而鞋口内飘散处的这新鲜浓郁…甚至带着一些香水的足汗味儿,似乎也在证明着她的话。
  我偶尔兴趣来了,也闻过几次老婆的鞋袜,可那种一闻起来就特别呛鼻的脚臭味,每次都令我望而却步,每次她给我丝袜足交,我也都是让她好好洗干净再来搓,可姚敏琦的这足汗的气味儿,我竟一点都不讨厌,反而闻起来是如此的性欲膨胀!
  「不…不了,臭脚有什么好闻的,只是有些好奇,没想到你还会穿运动鞋,一般…你不都穿着高跟鞋的吗。」我讪笑一声,下意识回避了这个问题。毕竟就算对她有浓厚的性趣,我还是抹不开这个面子。
  姚敏琦笑道:「这有什么~ 这身衣服也就是上班才穿的~ 表面罢了,我现在内裤都是穿着一条粉红色的,说起来和外面的衣服可一点也不配套,可我就是喜欢穿嘛~ 」
  「你穿的粉色的内裤?」我眼皮一跳,下意识问了一句。
  「不信的话你可以掀开看看嘛~ 说得跟我骗了你一样。」姚敏琦似有些不满,她背对着我,忽然撅起那紧致翘臀,一副待君采摘的样子,「我刚跑完步,不光是丝袜上,屁股上更是湿的~ 说不定还有一股骚臭味哦~ 」
  我忙涨红着脸道:「这怎么行。」
  「这有什么不行的~ 不就让你看一眼吗。这里又没别人~ 别人也就算了,对你林大哥,一条内裤又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姚敏琦说着,那白皙玉手就开始摸索向自己的翘臀,捏住黑裙的一角向上拉起,而她口中所述的那条粉红色的内裤,也顿时间映入了我的眼帘!
  「别…别让我看了!」我的心虚紧张到了极点,情知再看下去非得出事不可,赶紧退回到房间里砰的一声关好门,手撑着墙壁,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靠!那个女人存心诱惑我的吧!
  我心里对于妻子的爱意还有责任感下,逐渐开始将姚敏琦归化到不可多接触的「小妖精」一类上,可如今关住门,却又下意识的在脑海里回荡着刚才那副令我血液喷张的画面。
  黑裙掀起来的那一刻,雪白迷人的两瓣雪臀同样漏出来一些,而且那粉红色小巧的衣料更是从后面全盘的落入我眼中。
  姚敏琦果然没有说谎,她的内裤也是如此的湿润,粉红色的精致内裤在汗液浸润下,隐约浮现出翘臀的本来面目,那种薄纱一般的感觉向下,是她的股沟还有一片肉唇凸起的地带!
  那是一个女人最隐私的部位!
  只可惜我当时太紧张,没有敢真正的看清楚,并不知道姚敏琦的那两片肉壁的隆起,到底是什么弧形的。
  我透过门缝看了一下外面,发现姚敏琦的身影已离去了,顿时又有一种浓浓的失落感升起,睡衣下面的肉棒早已经坚硬如铁,我咬了咬牙,快步回到卧室,然后看着已经穿上一身宽大睡衣的妻子,内心里止不住的火热。
  「接个快递而已,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妻子声音有一些幽怨,她的白丝袜已经脱下来了,穿着棉拖鞋,对我的那种无形中的冷淡似乎很是幽怨。
  「把丝袜再穿上。」
  我低沉喊了一声,还没等妻子反应过来,已经将她扑倒在床上,急欲泄火的我顿时将她睡衣给扒了,舌头深吻着她的嘴,脑袋却在幻想姚敏琪的香臀,以及那臀缝中的让我后悔没去吸食的香味。
  「内裤呢,你的内裤也穿上。」
  我的声音有些低,更有一些急不可耐,妻子很乖顺的遵从我的吩咐,穿好了白丝袜还有她的内裤,巧合的是,她的这条内裤竟然也是粉红色的!
  我顿时变得更加兴奋,与妻子甜蜜亲吻着,妻子知道我有些洁癖,不愿给她舔,但是她确不知道她的老公在和她接吻时竟把她的香唇幻想成邻居美妇的香胯在疯狂舔吸。
  她不知道的是,在我的脑海中,姚敏琪妖艳地扭动着腰肢,骑跨在我的脸上,幻想中美妇下体浓浓的香味侵袭着我的思维,让我对妻子的冲击更加猛烈起来。
  过不多时,我和妻子共同达到了巅峰。这次射出来的精液是那么的浓,就像是身体内积攒的火热也在一同发泄着一样,一股一股的精液射到结束,我的小弟弟却依旧还是坚挺着。
  我开始不满足于这么简单的模式,将老婆抱起来,然后分开内裤的一角将小弟弟插进去,狠狠干弄了一阵,啪啪啪的性器交合之声是如此的响亮,卵蛋似惩罚一般的抽打在妻子的屁股上。
  连续干了几分钟,我又强行的将她抱起来,双腿搭在我的肩头,然后握着一只白丝脚含进嘴里,脑海里回荡着姚敏琦脱了高跟鞋以后那湿润勾魂的丝袜小脚,我吃得是如此的津津有味。
  整整一早上,我都沉浸在幻想里,然后对着妻子狠狠发泄自己的肉欲,在她的身上一共射了四回!只知道在结束以后自己早已是筋疲力竭,而老婆也被如此英姿勃发的我干到潮吹,满脸欢心躺倒在我怀里,小鸟依人着。
  发泄完性欲之后,我实在太困了,没过多久便睡了过去。
  等一觉醒来,我睁开眼睛,发现妻子已经不在我身上,她已经穿好那身有些宽松的黑色长裙,画好妆容的脸上看起来如此水润,白里透红,容光焕发中,带着不少的窃喜。
  「在我身上发泄得美了吧…把我当成你的泄欲工具一样,讨厌鬼~ 人家那儿现在还疼着呢。」妻子满怀嗔意白了我一眼,当然,那神色中开心却是更浓。
  我愣愣的望着妻子,发现她似乎又美了不少。她当年在学校里一大美人,只不过最近因为我的爱好整夜和我闹别扭,皮肤反而变得有些差。也许在经过一番肉棒滋润后,的确对于女人是最好的补品,我心里对姚敏琦的欲火渐去,不由又想到了这十年来的夫妻情深,想到妻子无论何时都是那么的乖顺,不由得又有一股爱意升起,将她搂在怀里说了会儿甜话,又去吃了些东西,来填补我这早就空空如也的胃。
  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原来现在已经晚上了,我不由得为自己的疯狂有一些惊讶。
  「老公,咱们去对门转转吧,我和姚敏琦约好了的,今天可要去她家里坐一会儿。」吃完饭后,妻子忽然提挎着包包向我说了句。
  我心里一跳,下意识有些闪躲,道:「你去好了,我就不过去了。」其实我是不敢在去面对姚敏琦,一想到早上的情形,对方掀起裙让我看翘臀的那场景,就让我又是脸红又是心潮澎湃。
  「走嘛…你除了上班就老是呆在家里,那有什么意思,连邻居家住着什么人都不知道。」
  妻子却是走过来,搂住了我的胳膊,在一番劝说下,拖拽着我按响了对面的门铃。
  我心里下意识的开始紧张,明明房门的隔音效果是那么的好,可我脑海里就是模拟回荡出那高跟鞋踩着地板踏踏走来的声音。
  咔嚓一声,房间门开了,那柔顺黑发的女人一打开门,看到是我们夫妻两个,一下子也有些许的愣。
  姚敏琦似乎刚刚下班,她身上还穿着那身紧致的制服,看到我和妻子后霎时间涌现出十分甜美的笑颜,而且在看着我时,还明显的…向我眨了下眼。
  「林夫人,林大哥~ 你们可算来了,我一个人无聊死了~ 快进来坐。」
  她含着那媚笑让我们两人进来,又从鞋架上取出一双拖鞋蹲在我的面前,就欲抬起我的脚,帮我把皮鞋给换下来。
  「哎…不用这么麻烦了。」我看着那蹲在我面前的娇美身影,慌忙想要抽回脚。
  「没事儿~ 咱们离得这么近计较这些干什么~ 对了,林大哥,我家里也没进来过什么男人,就只能委屈你这双我穿过的拖鞋了~ 」姚敏琦温柔笑着,将我的皮鞋脱下来,然后换成一双粉色有些浅宅的棉拖,那拖鞋里面温暖的感觉,好像真的能让我感受到她那双柔嫩纤足一般。
  我心里剧跳,当然也顾不得说什么,就这样含含糊糊的跟着妻子,向着她卧室走去。
  而姚敏琦也抽空将那双高跟鞋脱下来,换成了另一双精致的凉拖,似乎还是觉得难受,她向着我们那边看了一眼,发现我妻子已经走进去,顿时间冲着我媚然一笑,毫不介意的将玉手伸在大腿上,一寸寸除下那双穿了一整天沾满她味道的肉色丝袜,塞进了高跟鞋里面。
  这个过程其实很快,她的动作又是那么的娴熟,可我的眼睛却像是发直了一样,紧紧盯着她一系列的动作,看着她那双毫无赘肉感,修美而白皙的玉腿,暗暗的咽了一口唾液。
  早上刚刚发泄完四次的那胯下,似乎又有了要起竿的迹象!
  「快进去吧,客厅里空调坏了,可别冻着林大哥了~ 」姚敏琦似发现我的目光,却又似忽略了一样,走过来轻笑着从后面推了我一把,将我推进她的闺房内。
  我脸上有些涨红,低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妻子似乎和姚敏琦聊了起来,无非就是一些化妆品还有保养一类无营养的话题,我自然也插不上什么嘴。
  那眼神下意识的,就开始飘向姚敏琦裸露出来的圆润脚趾上。
  她的那纤足的肌肤可真是雪白,足型也非常的修美勾魂,那玲珑只堪盈盈一握的小脚,还涂抹着粉色的指甲油,将她的小脚点缀得更增一抹娇嫩。
  我胯下那肉棒渐渐硬到难受的程度!情知如果再呆下去,只会让自己在欲火交织中更痛苦,只好找了个上厕所的理由,然后跑到卫生间去洗了把冷水脸。
  走出卫生间后,余光一扫,忽然间扫到鞋架上摆着的那高跟鞋还有她穿过的白色运动鞋,顿时间心里一跳,似是做鬼心虚一般走过去,然后伸手拿起了那双高跟鞋,将鞋口抬起在鼻子上,深深的嗅了一口…
【完】